• 親情故事
  • 愛情故事
  • 情感故事
  • 哲理故事
  • 名人故事
  • 民間故事
  • 鬼故事
  • 現代故事
  • 傳奇故事
  • 寓言故事
  • 童話故事
  • 神話故事
  • 您現在的位置:書業網 > 故事 > 親情故事 > 正文

    打屁屁故事

    來源:書業網 時間:2016-07-21

    篇一:打屁屁的故事

    打屁屁的故事

    楊柳生活在一個非常窮的家庭,他的家里有5個孩子,父母由于養活不起她,就把它賣給一個婦人做養女,她被婦人接到了家,那里是一個豪華的別墅,可里面所有的家具都是仿古的,楊柳看到了7個和她差不多大的女孩,只見那個婦人輕聲的說,你的姐妹們會教給你怎么做的,去睡覺吧. 才知道雖說是做養女,其實就是當丫鬟,這個婦人是個怪異的人,她特別喜歡虐待女孩子,每天都會有一個人去陪她洗澡,她還有意見懲罰間,楊柳害怕極了,生怕被叫到懲罰間了去,這天,楊柳陪婦人洗澡,婦人要求她過來,撅起屁股,要看看,楊柳不肯,婦人便大怒,要打楊柳,隨即叫來了其他的幾個丫鬟,將楊柳綁了起來,押到了懲罰間,婦人對旁邊的丫鬟說,去拿幾個蒜瓣來,剩下的去干活吧。說著,剩下的丫鬟都走了,懲罰間是一個30多平方的沒有窗戶的屋子,里面有各式各樣的懲罰女的的刑具,楊柳一看就傻眼了,進了懲罰間,連忙道歉,可是已經晚了,在懲罰間里,要脫光衣服,楊柳絲毫不敢怠慢,把衣服脫了下來,放到了衣架上,由于楊柳從來沒有挨過打,所有屁股和乳房都發育的很豐滿,婦人見了,說 看你第一次來,我就打你20下,不許叫,屁股上的棍子不準掉,否則加打。明白了嗎?賤女明白,請主人賜鞭,說著,婦人掄起了鞭子,第一下,楊柳的屁股沒有夾好,木棍掉了下來,加罰16下,這樣一直打到了楊柳

    的屁股發紫才停下,還有多少下,還有158下,去照下自己的屁股,楊柳夾著屁股來到鏡子前,看看自己的屁股已經爛的不成樣子,報告,只見又一個丫鬟來了,光著身子拿了一個碟子,上面有好幾顆大蒜,(進懲罰間的人都要脫衣服,不管犯沒犯錯)。楊柳知道自己完了,連忙求饒,主人,求你饒了賤女吧,可誰知婦人今天心情不好,一把抓起楊柳的頭發,照著屁股上就是2腳,趕快扒開你的屁股,否則讓你的屁股爛,楊柳怕了,趕忙扒開自己的屁股,露出了屁股眼,婦人拿來了蒜瓣,使勁的往里面塞,楊柳痛不欲生,接著,又拿來了辣油,往里面滴,楊柳疼的暈了過去,醒來后發現自己屁股被貼了許多層交待,主人見她醒了,端來了濃鹽水,趕緊把膠帶扒了,洗自己的屁股,楊柳不知道是濃鹽水,小心翼翼的扒了膠帶,用這水洗著自己的傷口,可誰知剛洗上,就疼得跳了起來,可是婦人堅決要讓她洗,她只好忍著痛洗完了屁股,婦人又讓他趴在床上,剛趴好,婦人便麻利的把她綁了起來并讓她喝了三杯水塞住了她的嘴,從抽屜里找出了一個大號注射器,灌滿了鹽水,照著楊柳的受傷處 噗楊柳疼極了,可是他不敢叫,只是求饒,接著又是一桶,知道屁股眼滿了,楊柳的屁股腫的比西瓜還要大。;拿來了一個大賽子,塞住了她的屁眼,并對她說,3天不許尿尿,尿了自己喝掉。隨后解開了楊柳的繩子,讓她趴在床上岔開兩腿,要抽她的陰部,楊柳不敢反抗,只得照做,可是沒抽幾下,

    婦人聞了聞鞭子,有一個尿的味道,你是不是尿了,我要看看,隨即扒開了塞子,讓楊柳扒開自己的屁眼,楊柳使勁的扒開,她已經(憋不住了)婦人對著她的屁眼靜靜的觀看,拿著一個盆子放到她的屁股底下,怎么還不尿呢?隨后拿了一根銀針對這她的屁股眼,楊柳叫了一聲,可是她是在忍不住了,尿了出來,整整尿了一盆,主人端起這盆子,讓楊柳張開嘴又倒了進去,楊柳痛不欲生的哭了出來,婦人更加生氣,拿出針頭刺楊柳的奶頭,最后楊柳忍受不住折磨咬破自己的乳房死去了

    篇二:打屁屁的故事

    我最討厭冬天,因為必須要穿很多衣服,把自己捂的象只大狗熊叻。難得今天可以不穿校服,放學后,我馬上把厚重的外套脫掉,露出了新買的漂亮衣服。 “咿?你看外邊下雪叻...”同桌用手指著窗外讓我看。 “真的...”我透過教室的玻璃向外望。“才這么小的雨...我穿這件衣服沒關系吧...”看著自己剛換上的衣服,我正在考慮是否再把校服穿上。 我準備先到外邊試試。 來到校門口,身上不禁掠過一思涼意。這時,身邊走過一個穿裙子的女人。 “哇,她穿裙子了...”我不禁有些羨慕。 “我只是脫掉了外套,沒關系的。”只穿著薄毛衣的我象補習班走去。 晚上回到家,爸爸媽媽都不在。只有正在為考研而做功課的哥哥在自己的房間里。聽到我回來了,他走到大廳。 “哥,我回來了。”累了一天的我把書包放在地上,坐在沙發上。 “小冰,你怎么沒穿外衣?”他問。 “奧,我覺得有點熱,回到家剛脫掉的。”我故作輕松的說,順手指了一下放在沙發上的校服。 “奧...那你吃飯吧!我去給你熱熱...”哥哥直徑向廚房走去。看來白天上班晚上還要學習的他可真夠累的,對我說的話沒有一點懷疑。 第二天早上,我覺得身體特別的酸痛,還有一些發冷。但今天是考試的日子,媽媽給我吃了一些藥后讓我去學校,中午會讓哥哥到學校接我。 “你昨天是不是穿著毛衣回來的?”臨出門時,哥哥小聲的問我,但是有點生氣的樣子。因為趕著去上班,他也沒在說什么,匆匆的走了。 好不容易堅持到考試,我的全身都快散架了,摸了下頭,好像比早上還燙。我被哥哥接到了醫院。這時快到中午休息了,所以病人不多,哥哥把我帶到他的診室,拿來為我從食堂準備的淡粥,可我根本沒有胃口,只吃了一小碗。用體溫表為我測量體溫,一看下一跳,竟然有三十八度四。 “你下午還要考試呀?” “恩...有兩門。在一點半之前必須進考場。”我無精打采的回答。 哥哥看了看表,離一點半還后一個半小時,本來想給我打點滴的他決定給我改注射。 “啊?”我的精神好像突然好了很多的樣子。我從小最怕打針,打點滴還勉強可以接受,可如果改用注射...那我就... “別打針行不行呀?”我用商量的語氣和他說。 “只打兩針就好了,下午你不是還要考試嗎?打點滴時間不夠呀。”他一邊安慰我一邊寫著什么。 我被哥哥拉著走向注射室,一想到要打針,我的身體不由的向后倒。 “哥,我不想打針...”離注射室越進,我就反抗的越厲害,從一開始小聲的嘟囔倒身體后退眼淚狂流,甚至倒最后拉著注射室隔壁房間的門框不肯走。 “小冰,你看有那么多人看著你呢...”哥哥一邊把我向前拉一邊對我說。其實都已經快到休息時間了,病人也不多,可我的叫聲卻引起了整個樓道的注意。 我雖然已經發高燒,可卻還用盡全身剩余的力氣掙扎。也不管旁人的眼光。哥哥見我掙扎的樣子,不再把我往注射室里拉,而是朝相反的方向的房間走去。 “只要不去注射室,去哪里都可以。”這次我沒有反抗,跟在他后邊。 我們來到一個很小的房間,里邊沒有別人。哥哥把門反鎖上后向我走來。 “哥...”這時我才清楚的看到,哥哥已經怒火中燒,話還沒有說完,我就被抱到一個給病人診治的床上。 “哥...”看來哥哥這次真的生氣了,他連我的解釋都不聽。一手按住我的腰,一手去扒我的褲子。 “他要打我的屁股!”這個動作對我來說即陌生又熟悉。小的時候,我也被哥哥打過光屁股,但到上中學后,他就再也沒這么干過。

    也許對于做醫生的他來說看到女人的身體并不算什么,可我已經不再是從前那個小姑娘了呀! “哥哥,不要,不要...”我大聲的叫喊著,掙扎著,也不知是不要打屁股還是不要扒內褲。 “你都這么大了,怎么還象個小孩子!好,今天我就用教訓小孩的方法教訓你!”他一點都不聽我的哭叫,把我下身的褲子都扒到膝間。 “啪!”他的大手第一次落到我的屁股上,就出現了一個掌印。本來感到十分羞愧,可當疼痛來襲時,我就顧不了那么多了,大聲的叫了一聲。 “啪...”“叫什么,你是不是想讓全醫院的人都知道你被打屁股呀!都長這么大了,還害怕打針,看你剛才的樣子,真是丟人透了!不許動...”他大聲的呵斥著我。 我怕打針是真的,可如果讓人知道我被打屁股,那可是件更丟人的事。于是我盡量不再叫喊出聲,只是默默的哭泣。因為床是皮制的,我的眼淚再床上流了一片。 “哥哥...我知道錯了...”我從兩巴掌的間隙吞吞吐吐的說,之后繼續哭泣。 “知道錯?你昨天是不是臭美,沒穿外衣走回來的?”哥哥終于停下來了,原來他已經知道了... “...是...”我小聲的說。正如我所預料的,他的大巴掌又一次次打在我的屁股上。 “這么冷的天,你竟然就穿那么少衣服...你是三歲小孩嗎?”“啪...”這次打的更重了。 “我錯了...我不敢了...”

    本來就全身無力的我現在連哭的聲音都變小了。 “打不打針?”哥哥停手問我。 “打...”我哭了好一會兒,才小聲的回答。這時感覺自己的屁股象火燒一樣的疼。 “還臭美嗎?”哥哥又問。 “不了,不了...”我趕快回答。 哥哥看到我可憐兮兮的樣子,終于停手不再打了。我卻繼續趴在床上哭。他坐到床上,把攬在身邊,從口袋里掏出紙巾為我擦眼淚。 “唔...”我還在哭,并且有越哭越兇的跡象。 “別哭了。你現在已經是大孩子了,不能老是任性。你現在生病,害的爸爸媽媽都為你擔心知道嗎?”他的語氣已經明顯緩和多了。 “知道...”我盡量使自己平靜下來,可還是不住的哽咽。 “好了,現在去打針吧,一會兒你還要考試呢!”哥哥想幫我把褲子穿上。這時我才看到自己的屁股,紅紅的,都有些腫了,變的有些透明。不知道一會兒打針的時候會不會碰到那里。 我跟著哥哥乖乖的來到注射室。這時已經室午休時間了,屋里只有一個護士。我想她一定聽到我剛才的哭叫和打屁股的聲音了,臉不禁有些紅。 “小冰,趴到這個床上。”護士姐姐是哥哥的同事,當然也會知道我的名字。她輕輕的指了下旁邊的床,十分溫柔的說。這次我真的乖了好多,盡管還是害怕,但也自己慢慢的把褲子下脫了一點,趴到床上。雖然沒有全部脫掉,可還是能看到我的紅屁股。 “護士姐姐一定在笑我吧!”我羞的把頭鉆進胳膊里。哥哥也跟著站在一旁看著我。 看著護士姐姐舉著針管走到我面前,我又更加的害怕了。但又不敢下床,剛止住的眼淚又流了出來。 “小冰,忍一下就過去了。”哥哥走到我前邊,用手輕撫我的頭發。 護士姐姐開始給我要打針的地方消毒,還好不是挨打的地方。可當針頭扎下來的時候,我又開始想逃跑了,哥哥早又預見我會亂動,一手把我的雙手固定在后邊,這樣我就一點都不能動了。小聲的哭泣成了我發泄的唯一途徑。 終于打完了。看到護士姐姐把針頭拔出來的那一刻,我終于松了一口氣。哥哥的手好像也松了,剛想從床上下來,但又被她攔了會去。 “別動,還有一針呢!”她又舉著一支針筒走過來。 “啊?”我眼睛淚汪汪的看著哥哥,希望他能告訴我這不是真的。可看來是不可能的。 “這次打這邊吧!”哥哥指了指我未打過針的那半邊屁股。 “啊?不要...”本來被哥哥打過的屁股就有些疼痛,左邊被打了第一針后又有些酸漲了,我不想在來一次了。哥哥看到我上次打針并沒有太大的掙扎,所以用的力氣也小了很多。 和上次一樣,哥哥重新用手壓住我,但因為我這次用的力氣比上次大一些,屁股不停的亂動,消毒的棉花遲遲不能下手。 “啪!啪!啪!”哥哥見我又不聽話了,就又在我屁股上打了三巴掌。不知道是因為我的屁股本來就夠痛了,這三下格外的疼。我當然也自知理虧,不敢亂叫,加上前面的疼痛,我只知道委屈的哭。 護士好像在旁邊都看傻了。舉著針筒在旁邊遲疑了好一會兒才又走上前來為我打針。本來都很安靜的我在被扎上這針時,感覺好像特別的疼。 “哥哥,太疼了..”我哭著求道。 “乖,馬上就好了。 ...怎么還不好呀?”我感覺這一針格外的長,比剛才的長好幾倍。有幾個世紀長。被打針的地方非常的酸漲。我回頭去看那支針筒,里面的藥水好像一點都不見下。 “唔...不行了,好疼呀...”我怎么也沒想到這支針這么的疼。 “好了。”護士把針頭拔了出來,哥哥也把我的手松開。我顧不上屁股的疼痛,連忙從床上爬起來,生怕還會挨上一針。 打完針,我們又回到了他工作的診室。我站在他身邊,雖然已經不哭了,可還是一副眼淚隨時要掉下來的樣子。 “還疼嗎?”哥哥邊問邊把我拽到他身邊,用手給我揉屁股。想到他剛才打我那么用力,我有些生氣,低著頭沒說話。 “你是不是生氣我打你呀?” “不是。”我小聲的回答。 “如果你不任性,大冬天穿那么少衣服,就不會生病。如果你不任性乖乖打針,我會打你嗎?” “我知道錯了。”本來生病就夠慘的了,打針也夠疼的了,還被打光屁股。想到這里,我的心里就感到十分的委屈,眼淚就又掉了出來。他看到后又要扒我的褲子。 “哥...”我用試圖阻擋。 “沒事,讓哥看看。”他想看看我的傷勢如何。脫掉褲子,我又一次看了一下我的屁股。好像比剛才越發紅腫了。哥哥更是一副心疼的樣子,還拿出抽屜里止痛消腫的藥給我噴。頓時讓我感覺舒服多了。

    下午,哥哥送我去學校考試,我的燒也退下去了。雖然考試的成績不是太好,可爸媽也沒有怪我。而我的哥哥,還是象以前一樣對我好。還是會打我的屁股。

    我懂了件事:在這個世上,一般是愛一半源于愛。

    篇三:打屁屁,故事

    篇一:打屁屁的故事

    打屁屁的故事

    楊柳生活在一個非常窮的家庭,他的家里有5個孩子,父母由于養活不起她,就把它賣給一個婦人做養女,她被婦人接到了家,那里是一個豪華的別墅,可里面所有的家具都是仿古的,楊柳看到了7個和她差不多大的女孩,只見那個婦人輕聲的說,你的姐妹們會教給你怎么做的,去睡覺吧. 才知道雖說是做養女,其實就是當丫鬟,這個婦人是個怪異的人,她特別喜歡虐待女孩子,每天都會有一個人去陪她洗澡,她還有意見懲罰間,楊柳害怕極了,生怕被叫到懲罰間了去,這天,楊柳陪婦人洗澡,婦人要求她過來,撅起屁股,要看看,楊柳不肯,婦人便大怒,要打楊柳,隨即叫來了其他的幾個丫鬟,將楊柳綁了起來,押到了懲罰間,婦人對旁邊的丫鬟說,去拿幾個蒜瓣來,剩下的去干活吧。說著,剩下的丫鬟都走了,懲罰間是一個30多平方的沒有窗戶的屋子,里面有各式各樣的懲罰女的的刑具,楊柳一看就傻眼了,進了懲罰間,連忙道歉,可是已經晚了,在懲罰間里,要脫光衣服,楊柳絲毫不敢怠慢,把衣服脫了下來,放到了衣架上,由于楊柳從來沒有挨過打,所有屁股和乳房都發育的很豐滿,婦人見了,說 看你第一次來,我就打你20下,不許叫,屁股上的棍子不準掉,否則加打。明白了嗎?賤女明白,請主人賜鞭,說著,婦人掄起了鞭子,第一下,楊柳的屁股沒有夾好,木棍掉了下來,加罰16下,這樣一直打到了楊柳的屁股發紫才停下,還有多少下,還有158下,去照下自己的屁股,楊柳夾著屁股來到鏡子前,看看自己的屁股已經爛的不成樣子,報告,只見又一個丫鬟來了,光著身子拿了一個碟子,上面有好幾顆大蒜,(進懲罰間的人都要脫衣服,不管犯沒犯錯)。楊柳知道自己完了,連忙求饒,主人,求你饒了賤女吧,可誰知婦人今天心情不好,一把抓起楊柳的頭發,照著屁股上就是2腳,趕快扒開你的屁股,否則讓你的屁股爛,楊柳怕了,趕忙扒開自己的屁股,露出了屁股眼,婦人拿來了蒜瓣,使勁的往里面塞,楊柳痛不欲生,接著,又拿來了辣油,往里面滴,楊柳疼的暈了過去,醒來后發現自己屁股被貼了許多層交待,主人見她醒了,端來了濃鹽水,趕緊把膠帶扒了,洗自己的屁股,楊柳不知道是濃鹽水,小心翼翼的扒了膠帶,用這水洗著自己的傷口,可誰知剛洗上,就疼得跳了起來,可是婦人堅決要讓她洗,她只好忍著痛洗完了屁股,婦人又讓他趴在床上,剛趴好,婦人便麻利的把她綁了起來并讓她喝了三杯水塞住了她的嘴,從抽屜里找出了一個大號注射器,灌滿了鹽水,照著楊柳的受傷處 噗楊柳疼極了,可是他不敢叫,只是求饒,接著又是一桶,知道屁股眼滿了,楊柳的屁股腫的比西瓜還要大。;拿來了一個大賽子,塞住了她的屁眼,并對她說,3天不許尿尿,尿了自己喝掉。隨后解開了楊柳的繩子,讓她趴在床上岔開兩腿,要抽她的陰部,楊柳不敢反抗,只得照做,可是沒抽幾下,婦人聞了聞鞭子,有一個尿的味道,你是不是尿了,我要看看,隨即扒開了塞子,讓楊柳扒開自己的屁眼,楊柳使勁的扒開,她已經(憋不住了)婦人對著她的屁眼靜靜的觀看,拿著一個盆子放到她的屁股底下,怎么還不尿呢?隨后拿了一根銀針對這她的屁股眼,楊柳叫了一聲,可是她是在忍不住了,尿了出來,整整尿了一盆,主人端起這盆子,讓楊柳張開嘴又倒了進去,楊柳痛不欲生的哭了出來,婦人更加生氣,拿出針頭刺楊柳的奶頭,最后楊柳忍受不住折磨咬破自己的乳房死去了篇二:打屁屁的故事我最討厭冬天,因為必須要穿很多衣服,把自己捂的象只大狗熊叻。難得今天可以不穿校服,放學后,我馬上把厚重的外套脫掉,露出了新買的漂亮衣服。 “咿?你看外邊下雪叻...”同桌用手指著窗外讓我看。 “真的...”我透過教室的玻璃向外望。“才這么小的雨...我穿這件衣服沒關系吧...”看著自己剛換上的衣服,我正在考慮是否再把校服穿上。 我準備先到外邊試試。 來到校門口,身上不禁掠過一思涼意。這時,身邊走過一個穿裙子的女人。 “哇,她穿裙子了...”我不禁有些羨慕。 “我只是脫掉了外套,沒關系的。”只穿著薄毛衣的我象補習班走去。 晚上回到家,爸爸媽媽都不在。只有正在為考研而做功課的哥哥在自己的房間里。聽到我回來了,他走到大廳。 “哥,我回來了。”累了一天的我把書包放在地上,坐在沙發上。 “小冰,你怎么沒穿外衣?”他問。 “奧,

    我覺得有點熱,回到家剛脫掉的。”我故作輕松的說,順手指了一下放在沙發上的校服。“ 奧...那你吃飯吧!我去給你熱熱...”哥哥直徑向廚房走去。看來白天上班晚上還要學習的他可真夠累的,對我說的話沒有一點懷疑。 第二天早上,我覺得身體特別的酸痛,還有一些發冷。但今天是考試的日子,媽媽給我吃了一些藥后讓我去學校,中午會讓哥哥到學校接我。 “你昨天是不是穿著毛衣回來的?”臨出門時,哥哥小聲的問我,但是有點生氣的樣子。因為趕著去上班,他也沒在說什么,匆匆的走了。 好不容易堅持到考試,我的全身都快散架了,摸了下頭,好像比早上還燙。我被哥哥接到了醫院。這時快到中午休息了,所以病人不多,哥哥把我帶到他的診室,拿來為我從食堂準備的淡粥,可我根本沒有胃口,只吃了一小碗。用體溫表為我測量體溫,一看下一跳,竟然有三十八度四。 “你下午還要考試呀?” “恩...有兩門。在一點半之前必須進考場。”我無精打采的回答。 哥哥看了看表,離一點半還后一個半小時,本來想給我打點滴的他決定給我改注射。 “啊?”我的精神好像突然好了很多的樣子。我從小最怕打針,打點滴還勉強可以接受,可如果改用注射...那我就... “別打針行不行呀?”我用商量的語氣和他說。 “只打兩針就好了,下午你不是還要考試嗎?打點滴時間不夠呀。”他一邊安慰我一邊寫著什么。 我被哥哥拉著走向注射室,一想到要打針,我的身體不由的向后倒。 “哥,我不想打針...”離注射室越進,我就反抗的越厲害,從一開始小聲的嘟囔倒身體后退眼淚狂流,甚至倒最后拉著注射室隔壁房間的門框不肯走。 “小冰,你看有那么多人看著你呢...”哥哥一邊把我向前拉一邊對我說。其實都已經快到休息時間了,病人也不多,可我的叫聲卻引起了整個樓道的注意。 我雖然已經發高燒,可卻還用盡全身剩余的力氣掙扎。也不管旁人的眼光。哥哥見我掙扎的樣子,不再把我往注射室里拉,而是朝相反的方向的房間走去。 “只要不去注射室,去哪里都可以。”這次我沒有反抗,跟在他后邊。 我們來到一個很小的房間,里邊沒有別人。哥哥把門反鎖上后向我走來。 “哥...”這時我才清楚的看到,哥哥已經怒火中燒,話還沒有說完,我就被抱到一個給病人診治的床上。 “哥...”看來哥哥這次真的生氣了,他連我的解釋都不聽。一手按住我的腰,一手去扒我的褲子。 “他要打我的屁股!”這個動作對我來說即陌生又熟悉。小的時候,我也被哥哥打過光屁股,但到上中學后,他就再也沒這么干過。

    也許對于做醫生的他來說看到女人的身體并不算什么,可我已經不再是從前那個小姑娘了呀! “哥哥,不要,不要...”我大聲的叫喊著,掙扎著,也不知是不要打屁股還是不要扒內褲。 “你都這么大了,怎么還象個小孩子!好,今天我就用教訓小孩的方法教訓你!”他一點都不聽我的哭叫,把我下身的褲子都扒到膝間。 “啪!”他的大手第一次落到我的屁股上,就出現了一個掌印。本來感到十分羞愧,可當疼痛來襲時,我就顧不了那么多了,大聲的叫了一聲。 “啪...”“叫什么,你是不是想讓全醫院的人都知道你被打屁股呀!都長這么大了,還害怕打針,看你剛才的樣子,真是丟人透了!不許動...”他大聲的呵斥著我。 我怕打針是真的,可如果讓人知道我被打屁股,那可是件更丟人的事。于是我盡量不再叫喊出聲,只是默默的哭泣。因為床是皮制的,我的眼淚再床上流了一片。 “哥哥...我知道錯了...”我從兩巴掌的間隙吞吞吐吐的說,之后繼續哭泣。 “知道錯?你昨天是不是臭美,沒穿外衣走回來的?”哥哥終于停下來了,原來他已經知道了... “...是...”我小聲的說。正如我所預料的,他的大巴掌又一次次打在我的屁股上。 “這么冷的天,你竟然就穿那么少衣服...你是三歲小孩嗎?”“啪...”這次打的更重了。 “我錯了...我不敢了...”本來就全身無力的我現在連哭的聲音都變小了。 “打不打針?”哥哥停手問我。 “打...”我哭了好一會兒,才小聲的回答。這時感覺自己的屁股象火燒一樣的疼。 “還臭美嗎?”哥哥又問。 “不了,不了...”我趕快回答。 哥哥看到我可憐兮兮的樣子,終于停手不再打了。我卻繼續趴在床上哭。他坐到床上,把攬在身邊,從口袋里掏出紙巾為我擦眼淚。 “唔...”我還在哭,并且有越哭越兇的跡象。 “別哭了。你現在已經是大孩子了,不能老是任性。你現在生病,害的爸爸媽媽都為你擔心知道嗎?”他的語氣已經明顯緩和多了。 “知道...”我盡量使自己

    平靜下來,可還是不住的哽咽。 “好了,現在去打針吧,一會兒你還要考試呢!”哥哥想幫我把褲子穿上。這時我才看到自己的屁股,紅紅的,都有些腫了,變的有些透明。不知道一會兒打針的時候會不會碰到那里。 我跟著哥哥乖乖的來到注射室。這時已經室午休時間了,屋里只有一個護士。我想她一定聽到我剛才的哭叫和打屁股的聲音了,臉不禁有些紅。 “小冰,趴到這個床上。”護士姐姐是哥哥的同事,當然也會知道我的名字。她輕輕的指了下旁邊的床,十分溫柔的說。這次我真的乖了好多,盡管還是害怕,但也自己慢慢的把褲子下脫了一點,趴到床上。雖然沒有全部脫掉,可還是能看到我的紅屁股。 “護士姐姐一定在笑我吧!”我羞的把頭鉆進胳膊里。哥哥也跟著站在一旁看著我。 看著護士姐姐舉著針管走到我面前,我又更加的害怕了。但又不敢下床,剛止住的眼淚又流了出來。 “小冰,忍一下就過去了。”哥哥走到我前邊,用手輕撫我的頭發。 護士姐姐開始給我要打針的地方消毒,還好不是挨打的地方。可當針頭扎下來的時候,我又開始想逃跑了,哥哥早又預見我會亂動,一手把我的雙手固定在后邊,這樣我就一點都不能動了。小聲的哭泣成了我發泄的唯一途徑。 終于打完了。看到護士姐姐把針頭拔出來的那一刻,我終于松了一口氣。哥哥的手好像也松了,剛想從床上下來,但又被她攔了會去。 “別動,還有一針呢!”她又舉著一支針筒走過來。 “啊?”我眼睛淚汪汪的看著哥哥,希望他能告訴我這不是真的。可看來是不

    打屁屁故事

    可能的。 “這次打這邊吧!”哥哥指了指我未打過針的那半邊屁股。 “啊?不要...”本來被哥哥打過的屁股就有些疼痛,左邊被打了第一針后又有些酸漲了,我不想在來一次了。哥哥看到我上次打針并沒有太大的掙扎,所以用的力氣也小了很多。 和上次一樣,哥哥重新用手壓住我,但因為我這次用的力氣比上次大一些,屁股不停的亂動,消毒的棉花遲遲不能下手。 “啪!啪!啪!”哥哥見我又不聽話了,就又在我屁股上打了三巴掌。不知道是因為我的屁股本來就夠痛了,這三下格外的疼。我當然也自知理虧,不敢亂叫,加上前面的疼痛,我只知道委屈的哭。 護士好像在旁邊都看傻了。舉著針筒在旁邊遲疑了好一會兒才又走上前來為我打針。本來都很安靜的我在被扎上這針時,感覺好像特別的疼。 “哥哥,太疼了..”我哭著求道。 “乖,馬上就好了。 ...怎么還不好呀?”我感覺這一針格外的長,比剛才的長好幾倍。有幾個世紀長。被打針的地方非常的酸漲。我回頭去看那支針筒,里面的藥水好像一點都不見下。 “唔...不行了,好疼呀...”我怎么也沒想到這支針這么的疼。 “好了。”護士把針頭拔了出來,哥哥也把我的手松開。我顧不上屁股的疼痛,連忙從床上爬起來,生怕還會挨上一針。 打完針,我們又回到了他工作的診室。我站在他身邊,雖然已經不哭了,可還是一副眼淚隨時要掉下來的樣子。 “還疼嗎?”哥哥邊問邊把我拽到他身邊,用手給我揉屁股。想到他剛才打我那么用力,我有些生氣,低著頭沒說話。 “你是不是生氣我打你呀?” “不是。”我小聲的回答。 “如果你不任性,大冬天穿那么少衣服,就不會生病。如果你不任性乖乖打針,我會打你嗎?” “我知道錯了。”本來生病就夠慘的了,打針也夠疼的了,還被打光屁股。想到這里,我的心里就感到十分的委屈,眼淚就又掉了出來。他看到后又要扒我的褲子。 “哥...”我用試圖阻擋。 “沒事,讓哥看看。”他想看看我的傷勢如何。脫掉褲子,我又一次看了一下我的屁股。好像比剛才越發紅腫了。哥哥更是一副心疼的樣子,還拿出抽屜里止痛消腫的藥給我噴。頓時讓我感覺舒服多了。

    下午,哥哥送我去學校考試,我的燒也退下去了。雖然考試的成績不是太好,可爸媽也沒有怪我。而我的哥哥,還是象以前一樣對我好。還是會打我的屁股。

    我懂了件事:在這個世上,一般是愛一半源于愛。篇三:打屁屁的故事

    打屁屁的故事

    作為一個男孩,我們幾乎都有打屁屁的經歷,說起打屁屁,我就會想起媽媽唯一打我屁屁的情景。

    那年,我九歲,妹妹六歲。媽媽給我的零花錢花完了,妹妹兜里還有一元錢,我便和妹妹打賭:“我們來算三道數學題,誰做的快而且對,我們就給對方一塊錢。”我心想我不會輸的,

    可是,大意失荊州,我寫錯了一道題,1+2+3+4=9.我沒有一塊錢,和妹妹耍賴,妹妹哭著告訴了媽媽。

    那一天,媽媽讓我趴在凳子上,在我屁股上打了三下,讓我記住三句話:1.人,一諾千金,說到做到。你做題沒有妹妹做的好,應該你給妹妹一塊錢。2.人,簡單的事情重復做。你做題時第一遍錯了,第二遍還會錯嗎?3.人,勇于承擔自己的責任。今天這件事情是你不對,應該你先告訴我,而不是妹妹哭著來告狀。最后,媽媽遞給我一元錢,讓我給了妹妹。 那天,媽媽打了我屁屁。雖然不疼,但會讓我記住一輩子。。。。。。

    广西快乐10分网址彩平台